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魔王游乐园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魔王游乐园
克拉丽斯女公爵以一个毫无形象的张开双手躺在自家城堡的天鹅绒床上,左腿伸出床外垂放在地。「无聊,这个日子真是太无聊了!」  作为托斯卡纳公国的控制者,克拉丽斯前不久得知封印了千年的魔王封印居然被一个村姑给无意间破坏,大规模魔族开始苏醒的消息时,克拉丽斯可是跃跃欲试。作为一个出了名的战斗狂人,莱妮丝可是非常崇拜千年前封印了魔王的狂王紫晴。然而就在莱妮丝整编好自家军队,準备大干一场时,却收到了曾经的紫晴取得了魔族的控制权变成了新的魔王的消息。魔王紫晴在接手了魔族后,第一时间把那些苏醒的魔族带入了她用魔王之力制造出的名为「地下城」的领域,没仗可打的克拉丽斯只能解散了召集的军队回家了。  就在此时,克拉丽斯的床头产生了一丝空间波纹。带着淡淡的香气,一个白色底页上缠着鸾尾花的信封出现在了克拉丽斯床头。用于密封信封的暗红色的火漆印有的铭文让克拉丽斯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那是属于紫晴的铭文,没有任何存在可以伪装。克拉丽斯飞速拆开了信封抽出了信,那是一张用特殊魔兽皮肤为原料制作的邀请函,上面用暗金色墨水写下的优雅字体。  帝国南境守护者,托斯卡纳女公爵克拉丽斯女士敬启:久闻殿下乃热衷冒险之人,乃整个帝国的冠军骑士。妾身在「地下城」中建立了一个冒险乐园,特邀殿下于三月八日女神节前来观摩视察,提出您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此邀请函可随时随地激活往返地下城冒险乐园的传送门,我们期待您的到来。乐园目前只接待女性游客,敬请谅解。                紫晴                 及          所有地下城冒险乐园的工作人员  敬上。  「紫晴大人居然给我发邀请函?真是荣幸啊!」克拉丽斯一脸郑重地将手中的邀请函收好:「三月八日吗?我一定回去。」  作为一个只喜欢战斗,把一切其他政务统统丢给议会负责的女公爵,克拉丽丝根本不担心自己离开后公国会出现什麽麻烦。到了三月八日女神节的清晨,克拉丽斯草草地在女僕的服侍下吃了早饭后便来到了城堡大厅中,激活了邀请函。随即紫色的能量扭动,空间撕裂了一道裂隙,形成了一个传送门。跨入传送门后,克拉丽斯周围的景色开始晃动,化为一道道闪烁的光芒,然后在眼前重组。  一个金碧辉煌的房间内,闪烁出点点符文。符文们闪烁着奇异的光辉,与房间内淡淡诡异的紫色迷雾结合起来。符文上娟秀的字体战栗着,发出一连串绮丽的光辉,像是一条条深入虚空的锁链,拽着什麽存在降临。随后,之前还在自家大厅的克拉丽斯出现在了这个房间内。克拉丽斯揉了揉眼睛,房间里空旷无人的墻壁与那些看起来略微浮夸却又充斥着某种诡异艺术感的雕塑交相辉映,地面上铺着手工精心编织的毛毯,透露着奢华的气息。  克拉丽斯发现自己坐在一张舒适的真皮沙发上,弥漫房间内紫色的迷雾开始在一个拥有三角形底座,表面闪烁着符文光辉,中心镶嵌了一块紫色水晶的装置上凝聚,形成了一个女性半透明的身影。虽然是半透明,但那一身精致的晚礼服配合着插着玫瑰花的女性礼帽,依然散发着华贵的气息。  「尊敬的托斯卡纳女公爵克拉丽斯女士您好,欢迎来到我,魔王紫晴的乐园。」属于魔王紫晴特有的空灵声音从响起:「我在这个游乐场里制作了很多游戏,非常荣幸能邀请到你前来尝试,并提出您宝贵的建议和意见。」  克拉丽斯噌的一声激动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右手放于左肩鞠了一躬,用略微颤抖的语气说道:「不……能收到您的邀请……这是我的荣幸才是……我……一直很崇拜您……那个……能给我『签个』字吗?」  紫晴半透明的身影歪了一下头,露出一丝微笑:「当然可以。」紫晴当然知道克拉丽斯要的「签字」是什麽,一道紫色的能量从半透明的身影上分裂出来,直射克拉丽斯而去,产生了一道气浪。  克拉丽斯像是挨了一记重拳那样,身子顿时失去了平衡,狼狈地摔倒在地。气浪中的克拉丽斯就像在暴风雨中的小船那样在乱流中左摇右晃,脑袋中被嗡嗡的轰鸣声填满。炽热的能量在克拉丽斯小腹处灼烧,滚滚热浪以小腹为中心扩散至全身,狂野的力量在克拉丽丝全身游走,弄得克拉丽丝全身香汗淋漓。猛然间,能量开始收缩,在克拉丽丝腹部化为一个和邀请函上一模一样的那个专属于魔王紫晴的符文。  「好啦,这算是见面礼,完整的『签字』可是作为游乐场的奖品,需要努力一下哦!不过放心,在我的领域里,没有死亡的概念,无论你『死亡』多少次后,都会在这里完好无损的重生。那麽好好享受游戏吧,再见咯!」半透明的身影伸出手轻轻擦群克拉丽斯身上的汗水,随后在一阵波动中散去了。  克拉丽斯喘了口气,晃了晃身子。来自腹部的符文还散发着阵阵余热,克拉丽斯抚摸了一下符文,露出一丝癡迷的笑容。「真是……太美丽了……地下城乐园,我来了!」  推开了房间的门,映入克拉丽斯眼帘的是一片欢腾的海洋,为女神姐狂欢的莺莺燕燕们淹没了眼前的广场。  「等等,广场?」克拉丽斯回过头,却发现之前所待的房间已经无影无蹤。  「这位姐姐,有什麽能帮助你的吗?」一声粉嫩的萝莉音打断了克拉丽斯的发楞。不知何时,一个有着淡紫色皮肤的一米二女孩出现在克拉丽斯面前。女孩皮肤白皙而又晶莹剔透,穿着一身黑色的哥特式连衣裙,粉嫩的脸颊上每个细节都如同是造物主最钟爱的造物似的精雕细琢。任何人看着那张小巧的面容就能发自内心的感受到一种恋爱一般的悸动,觉得眼前少女是多麽的惹人怜爱,那纯洁身姿简直是每个人心中最完美的纯洁形态。  克拉丽斯半蹲下身子摸了摸少女的头:「这位小妹妹,你叫什麽名字啊?」  「我叫葵希罗,是这里的指引员哦!我看姐姐在刚刚来到这里后就一直在发呆,所以就来问问有什麽需要帮助的。」名为葵希罗的少女露出甜美的微笑回应着。  「小妹妹,能告诉姐姐这个乐园有什麽好玩的吗?」克拉丽斯说着,还不由自主地搓起了葵希罗的小脸。  「咦嘿嘿,姐姐是想玩什麽刺激的还是刺激的游戏还是温馨的游戏呢?」无视了对方正在狠搓自己,葵希罗依然笑着问道。  「当然是刺激的,越刺激越好!」克拉丽斯站了起来拍了拍胸口。  「啊!那『猎人之路』一定适合你,这可是根据紫晴大人曾经的一部分记忆制作而成的游戏哦!」说着葵希罗突然伸出右手弹了一下克拉丽斯的胸口,一阵空间波动闪烁,克拉丽丝瞬间被拉入了扭曲的空间,消失不见。  「诶,好像那个游戏才做完一小部分吧?算了,不管了,反正那里热情好客的居民们应该会让她知难而退吧。」葵希罗揉了揉脸,自言自语道。  「葵希罗你个混蛋!你怎麽把我邀请的客人扔到我还没做好的游戏里啊!你这个『狂王』想要指引玩家打败我这个『魔王』也不要这样啊!这个游戏真的不适合现在开放啊你个混蛋!」突然间,葵希罗的脑海中传来了紫晴的怒吼。一只纤纤玉手突然凭空出现,拽住了葵希罗的头发。  「啊,糟了!紫晴别打我!」一阵波纹散过,葵希罗被紫晴的手拽入虚空,在空间裂隙消失前,响亮的打屁股的声音和葵希罗的求饶声响彻整个广场,驱散了狂欢的人群。            ————————  「曾经的战斗使得你受到了无可治愈的伤害。你试过很多手段,却都收效甚微。为了治疗自己,你决定冒险一试,来到了这个小镇,试图寻找治疗的方法。现在,游戏开始,狩猎愉快,猎人!」混沌的低语闪过克拉丽丝的脑海,清醒的意识与清晰的感知同一时间回到了她的身体。克拉丽丝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一股刺鼻的医疗消毒水气味涌入鼻中,让她忍不住揉了揉。不,不只是消毒水的味道,还有血腥味。  克拉丽丝勉强从床上爬了起来,顺着血腥味来源看去。房间里两盏固定的挂灯提供了光源,使得克拉丽丝能看清周围。那是一个铁架上的空玻璃瓶,上方还有一个试管。两个容器中伸出一根橡胶管连接着自己的左手手臂静脉,里面的液体差不多流干了。  「看来这是一个由紫晴大人的力量塑造的半位面。用一个半位面作为游戏世界,不愧是紫晴大人,真是大手笔。」克拉丽丝感慨了一下,拔下了插在左臂的针头。看着周围的环境,克拉丽丝做出了大致的判断:「我现在,不,紫晴大人当年来这个小镇接受输液治疗,却在输液完成后发现诊所已经没人了吗?提示说狩猎愉快,不管如何现在需要武器。」  克拉丽丝翻身从床上下来,活动活动身子,感觉还算不错。虽然那种将有着血腥味的药水看起来很不靠谱,但至少现在自己没感受到任何伤病。不知名兽皮制成的皮甲只遮挡住了一些关键部分,将克拉丽丝大部分洁白的躯体暴露在外,看似无法形成有效的保护,不过她感受到一层魔力形成的保护层通过这些皮甲覆盖自己全身。这个看起来是个诊所的地方四周除了药柜之外,就是沾满了血迹的手术器材,以及散乱堆放的书籍。在诊所里搜寻片刻,拿了几把手术刀当做临时武器防身后,克拉丽丝推开了诊所的大门。  (「葵希罗你个混蛋,原本玩家应该能在诊所拿到初始武器的,现在你让她靠几把手术刀怎麽对付外面那个狼人!」  「诶?根据你的记忆这里不是一个剧情杀吗?」  「你可拉倒吧,这是我造的游戏半位面,又不是某个老贼造的!」  位置的虚空中,名为紫晴的存在一边观看者克拉丽丝的「直播」,一边殴打着装嫩的伪萝莉。)  诊所大门外是一个大厅,无论是那精致的房间内部纹理还是周围奢华的装饰品都证明了这里的主人拥有的财富,但现在周围只有浓郁的血腥味道。无数扭曲血腥图案胡乱地喷洒在每一个角落,地面是流淌着尚未干枯的血迹和无数残肢断臂,整个房间被无数分割的尸体布置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地狱。克拉丽丝敏锐的听到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微弱声音正在响起。那听起来像是在咀嚼什麽的声音,甚至其中还能够听见仿佛野兽一般的低吼声。那是一个模糊的身影正背对着克拉丽丝,似乎在啃食着什麽。克拉丽丝屏住呼吸仔细观察,黑色的杂乱毛发遍布那个身影,利爪代替的手脚,反曲关节以及那野兽般的头颅无不告诉了克拉丽丝这是一个名为狼人的魔物。这里只有一个出口,而那个狼人好死不死的堵在了出口。  克拉丽丝蹑手蹑脚悄悄靠近了那个狼人,而那头狼人似乎只是沈迷于进食之中,因此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背后的人影。深吸一口气,克拉丽丝右手紧握手术刀,对着狼人背后的某个众所周知的「弱点」狠狠刺了下去。  「嗷呜!」后庭被刺入一整把手术刀的狼人发出了震天动地的惨叫声,它直起身来,双腿不住的颤抖,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如同被石化了一般僵直着。克拉丽丝抓住这个机会,将左手的手术刀狠狠刺入了狼人的左眼并转了九十度。狼人哀嚎着后退了几步,突然猛地扑上来对着克拉丽丝就是一爪。本以为自己已经顺利解决了狼人的克拉丽丝刚刚放松了警惕就被这当面一爪打了个正着,贴身的魔法护盾如同纸糊的一般被击破,连带着胸前的皮甲也被撕碎,在那对嫩白的玉兔上留下几道血淋淋的抓痕。克拉丽丝身体被击飞出去,如同一个水杯那样在地上一路磕碰,最后脑袋狠狠撞上了墻面。克拉丽丝身体无意识的抽搐着,双眼的神采渐渐暗淡了。唯一值得克拉丽丝稍感安慰的是狼人在挥出这回光返照的一击后面晃了晃后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本公爵居然跟一个狼人同归于尽?紫晴大人当年面对的魔物究竟有多强啊!」克拉丽丝的意识陷入了黑暗。  (「紫晴你看,就算没有初始武器,也是可以打败狼人的嘛!」虚空中,不知何时出现在紫晴身后的葵希罗用自己的小脸蹭着紫晴的后背。对这个恶意卖萌的伪萝莉,紫晴毫不留情抓起她的膀子就是一个过肩摔。「还不快去她的房间把武器给人家送去!」)  「哇!」克拉丽丝猛然睁开眼睛,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擡起头来,原本昏沈的大脑开始逐渐清醒。四周是那个熟悉的奢华房间,克拉丽丝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大姐姐,紫晴大人曾经的记忆刺激吗?」前不久遇见的淡紫色皮肤女孩正一脸微笑地站在自己面前问道。  「千年之前的狼人那麽强吗?」克拉丽丝心有余悸地揉了揉胸口并不存在的伤口。  「那可是紫晴大人啊!」葵希罗没心没肺的笑着:「不过大姐姐虽然死亡出局了,不过还是有奖品哦!」  「奖励啥的先不提,我还能再来一次吗?」克拉丽丝急切地问道。  「没问题,大姐姐。不过还是先收下奖励吧。」葵希罗猛地突然发力,将克拉丽丝扑倒在地,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对着克拉丽丝的嘴堵了上去。克拉丽丝被这突然袭击打了个蒙圈,葵希罗随手在她的身上划过,窸窣之间,克拉丽丝的衣裳已然出现点点划痕,随即碎成几片落在地上,露出了克拉丽丝娇嫩的胴体。  作为一个老司姬,葵希罗一手轻抚在那雪白娇滑的小蛮腰上,触手处只觉克拉丽丝究竟锻炼的躯体居然依然保持着柔滑娇嫩,她的手就这样轻轻抚摸着克拉丽丝娇美的雪肌玉肤,松开嘴添了一口克拉丽丝。  「放松,大姐姐……」葵希罗的手不住游走,渐渐地游向克拉丽丝小腹处的符文,轻轻拍了一下。克拉丽丝只感到葵希罗的手就像一条冰凉的蛇在自己的肌肤上滑动,所过之处都留下了一阵阵冰凉的麻痒。随着葵希罗的那一拍,符文闪烁出紫色的光辉,一股热浪以符文为中心扩散克拉丽丝全身。克拉丽丝感到一阵阵电麻般的轻颤,一种从妙不可言的酥软酸麻敢将克拉丽丝推上了一个小高潮。  就在克拉丽丝半推半就等着葵希罗更进一步时,葵希罗突然后退一步,伸手点了一下克拉丽丝额头。凭空出现的空间裂隙再一次将克拉丽丝吞噬。「大姐姐,游戏快乐哦!友情提示,那个小镇上没几个精神正常的存在,尽管狩猎吧。」  空间裂隙迅速合拢,但很快一个新的空间裂隙诞生了。一只洁白的玉手猛的伸出,拽着葵希罗的头发将这个伪萝莉拽了进去。「你个死妮子,让你送个武器你又做了什麽!」            ————————  再一次出现在诊所里,克拉丽丝的脸庞上写满了对战斗的渴望,一长一短两把利刃跨于腰间,一头黑色的秀发迎风飘扬,尽显英气。揉了揉腹部尚有余温的符文,克拉丽丝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推开了诊所的大门。  克拉丽丝来到之前与狼人战斗过的地方,狼人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躺在地上的是一具赤裸的女尸,但后庭和左眼插入的手术刀已经说明的她的身份。克拉丽丝蹲下身子,合上了女尸的双眼后,头也不回地从出口离开了。  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群出现在克拉丽丝眼前,屋外已经是夜晚,诡异阴冷的路灯发出的光辉照耀着眼前的世界,空气中充满着血腥的气味。「紫晴大人建立的这个乐园,真是太棒了。」克拉丽斯是一个追求极度刺激的人,她热衷于追求那种千钧一发的惊险,带给她仿佛燃烧一样快感。就像一个人无法遏制头发的生长一样,对于危险带来的刺激和快感是克拉丽斯无法停止的本能。原本在物质世界,处于作为一名女公爵的责任,克拉丽丝不能随便放纵自己。但在这个魔王紫晴打造的可以随时複活的半位面,对克拉丽丝来说就是天堂。  一个穿着大衣,带着礼帽的男子正缓步从街道的另外一侧走过来。他一手拿着斧头,一手则举着火把,看到克拉丽丝出现在街道上,男子怒吼一声沖了过来。看着沖来的敌人,克拉丽丝一个箭步沖到他的前方,同时举起左手的短剑,轻松挡住了男子挥下的斧头。接着克拉丽丝右手一甩,长剑将对方刺了个透心凉。  战斗的声音惊动了周围,很快又有四个人围了上来。克拉丽丝一剑甩出,娴熟的剑法如同毒蛇般窜入敌群。下一刻伴随着鲜血飞溅,为首的两个男子的颈动脉被割断,惨叫着倒在地上化为了尸体。克拉丽斯如同鬼魅一般化为一道残影来到剩下两个敌人身旁,双手自然的举起武器,瞬间插入他们的喉咙。鲜血喷溅在克拉丽丝脸上,被她轻轻擦去。随着克拉丽丝开始这血色的艳舞,更多的敌人出现,并倒在她的双剑之下。鲜血顺着双剑逆流而上,慢慢融入克拉丽丝的体内。  「血祭紫晴大人,颅献魔王王座!」看着四周全部倒下的敌人,克拉丽丝伸出娇嫩的细舌舔舐了一下喷溅在嘴边的血液。不知何时,克拉丽丝的双瞳已经化为血红。  一只躲在路边箱子里的狼人猛地扑出,克拉丽丝却早有準备一个侧身躲开了这一击。随即克拉丽丝的长剑狠狠刺穿了狼人的肚子。狼人哀嚎着,身上黑色的毛发层层褪去,收缩成了一个赤裸女尸。这一次,克拉丽丝只是抽回了剑,放任死不瞑目的尸体躺在那里。死亡的味道,刺激的味道,那种让浑身血液都沸腾起来的刺激感。能够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去和敌人作战,然后品尝名为胜利的果实就是克拉丽斯最大的享受。  一阵风吹过小镇,无数碎片横七竖八杂乱的在地上燃烧着,飞灰在吹拂的风中摇曳地飞舞。诡异而又空灵的歌声从克拉丽丝口中传出。歌声在小镇中回蕩,渐渐变得高昂,那周围嘹亮的赞歌甚至让周围的土地都散发着紫色的光芒,天空都仿佛被刺破一块,让克拉丽丝的姿态越发耀眼。克拉丽丝的皮甲燃起点点火星,随即燃烧了起来,但却没有对造成一丝烧伤。点点飞灰随风而逝。随着火焰熄灭,克拉丽丝那美妙的身段完全暴露,赤裸的胴体完美无瑕,没有一丝亵渎的感觉。克拉丽丝那圣洁无伦的高雅气质如同降临尘世的天使,仿佛自画中走下一般。  无可名状的空灵歌声在各个角落回响,克拉丽丝充斥着敬仰的赞歌化作无形的信标,指引着某个存在关注着这个角落。被雾气染成紫色的天空沸腾了,混沌而又让人无法直视的巨大触手从天空中蔓延下来。整个城市沸腾了,所有的尸体在这无形的压力下渐渐融化为一滩血水。无数的血水涌出,将整个小镇在这诡异的赞歌中化为一个巨大的血池。  克拉丽丝伸开了双手,腹部的符文闪亮起来,散发出鲜红的光芒。一道道血液在克拉丽丝的躯体上逆流而上,印刻下一道道诡异的印记。猛然间血池掀起一个巨浪淹没了克拉丽丝,一层难以言喻的波动逐渐的笼罩了她。  鲜血中升华的克拉丽丝如同一位华美的舞者,在这鲜血的舞台上开始了她的翩翩起舞。天空中巨大的触手慢慢分解成无数细小的触手,淹没了克拉丽丝。触手们在克拉丽丝胴体上四处处摸索着、挑逗着,顺着那柔软无比的阴阜上柔柔的幽幽芳草一阵轻压揉抚。渐渐地,一些侵袭到了那娇软滑嫩的沟壑。一根触手在克拉丽丝的滑嫩桃花源中挑逗着,另两根攀上克拉丽丝酥胸的触手头部裂开一张嘴含住她樱红稚嫩的可爱樱桃吮吸起来。  一波又一波的肉欲狂潮涌上克拉丽丝心头,她那雪白的玉体不住蠕动,销魂蚀骨的肉欲快感逐渐淹没了克拉丽丝。克拉丽丝那血染的面颊逐渐胀得通红火热,微微闭上了双眼。两根触手轻轻分开少女的雪白玉腿,只见粉嫩可爱的沟壑里,一股清泉已经流出。一根触手调皮地勾起一丝晶莹,抹到了克拉丽丝唇畔,克拉丽丝露出一丝邪笑,一口含住了它吮吸起来。  又是一根触手朝着桃花源顶去,只听得克拉丽丝被触手填满的小口闷哼一声,她感受到一根又硬又大、又烫又长的异物正插进自己的圣地。幽深而紧窄的隧道被填满,暖流喷洒而出,润滑的触手缓缓抽动起来,先是轻轻抽出,又缓缓地顶进去,火热滚烫的刺激,使得克拉丽丝发出一阵阵娇喘。她的娇躯承受着,颤抖着,迎合着,在这一阵阵的快感中,克拉丽丝无意识地擡起来美臀。  触手们逐渐加快节奏的同时,缓缓将克拉丽丝放平。血池中的血水顺着触手们涌入克拉丽丝体内,触手们也缓缓将她整个淹没在血池之中。窒息的快感顺着血流潮水般涌入克拉丽丝的意识深处,熟悉而又温暖的黑暗就像母亲的怀抱一样包裹了克拉丽丝,将她的意识逐渐拖入一片混沌的朦胧之中。良久,血池中的血水全部汇集与克拉丽丝周围将她包裹,凝结成一颗隐约在跳动的巨蛋。巨蛋内,她的皮肤开始翻卷,如同被无形的手掌揉搓似的,变成了一个人形肉块,生命随之悄然逝去。  猛然间,巨蛋内的克拉丽丝皮肤组织迅速再生,骨骼也重新塑造。一股新的能量以巨蛋为中心扩散至整个小镇,无言的压力向周围仿佛海浪般沖散开来,瞬息间就将整个小镇沖击成了一团碎屑。一道道裂痕出现在蛋壳上,血红色的迷雾从裂缝中逐渐扩散,让这个基本被摧毁的半位面变得一片朦胧。浓雾逐渐散去后,克拉丽丝伫立于这片废墟之上,没有什麽恶魔的皮肤,也没有什麽尖锐的长角和异化的身躯,但腹部的魔纹已经表明她已经晋升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魔族。  「紫晴大人的『签名』,真是太美好了。」抚摸着属于魔王紫晴的印记,克拉丽丝缓缓陷入梦乡,周围残破不堪的半位面慢慢崩溃,一股紫色的能量拖着克拉丽丝,将她送回了那件金碧辉煌的房间,随后传送回了她的城堡。            ————————  「葵希罗你个装嫩的老太婆,你看看你都做了什麽!好好一个游戏半位面怎麽给你搞成一个用来圣魔的血祭了!还有,你是不是又借用我的身份了!」  「嘛,别生气啊紫晴姐姐,早已注定结局的故事有什麽意思,这样才好玩吗!」  「嗯,殴打BBA 也很有趣,你觉得呢?」  「别别别,疼啊紫晴姐姐,饶命啊……」  「姐姐你个头啊!死老太婆你比我大多了!」                                    【完】